咨询,就免费赠送域名与空间,咨询热线:18686868686当前位置: 全讯网 > 建站知识 > 网络营销 >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:18686868686
E-mail:admin@qxw.xzz56_com
地址: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郑上路82号(西四环立交)

在线教育,集体裸考

作者/整理:全讯网 来源:互联网 2020-02-14

a1105 在线教育,集体裸考


谈到开学,线上教育一定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。网上授课,不仅成了让所有学生“口吐芬芳”的梦魇,也让老师们提前开始焦头烂额。

 

说“梦魇”并不夸张:

 

一方面疫情冲击之下,不仅原有的线上教育机构如猿辅导、有道精品课等,都开始提供免费的在线直播课和自学课程。

 

多数线下机构也为了规避停课退费选择了线上直播平台授课,再加上学校延期开学期间“停课不停学”,一时间无数课程涌入,学生们被即将迎来的超量补课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 

而对于老师来说,本身就已经焦头烂额的教学,叠加上远程互联网的低管控模式,会直接导致教学效果下滑。加上要重新编写教案、制作PPT,学习直播平台的交互方式,堪称史上最难“再就业”。

 

而在疫情发展之初,大家还在感慨线上教育的春天来了。但当教育部正式发文集体网上冲浪,原本准备大干一场的各种网课平台却有些偃旗息鼓。

 

我们能从中看出怎样的门道,线上教育的未来又是不是伪命题呢?

 

一、薛定谔的线上教育

 

一边,鼠年春节A股开市至今,在线教育股接连出现涨停。

 

而另一边,“没有意义”“没有效果”,是师生对于教学搬上网络最大的槽点。还有不少网友冲进App Store,给相关平台打出了“五星好评”——每天一星、分期付款的那种。

 

线上教育平台瑟瑟发抖:球球大家别说了,再说我们的底裤就要被扒掉了。

 

一直以来,互联网工具提质增效、5G落地的质量飞跃、知识下沉的教育普惠、付费课程的市场规模,一系列综合因素成就了在线教育的庞大市场。

 

根据艾瑞咨询《2019Q3中国在线教育行业数据发布报告》: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3133.6亿元,同比增长24.5%,预计未来3年市场规模增速保持在18-21%之间。

 

但与此同时,新东方、好未来等线下培训业务照样没有“被颠覆”。

 

其中的核心原因,即线上教育的力所不能及之处,也因此次疫情带来的增长而被掀开:

 

1. “画饼”的C端

 

所谓线上教育的“春天”,其到来首先要建立在刚需和市场规模之上。

 

为了防控疫情,大家被封闭在家固然是催化剂之一,但在更长期的时间内,升学、考试、作业、就业等才是线上教育的“真·刚需”。

 

换句话说:线上教育首先要与结果挂钩。

 

但纵观一些K12平台或类似MOOC模式的成人教育网站,无论电商模式、O2O模式,最终都只有两个交付方式:

 

1)单向传播,通过录制等方式来进行授课。

 

这种互动性较弱,跟踪量化很难,不仅考验着学生的自制力,也难以明确其在当前教育体系中的实际效果。

 

结果就是家长和职业者不愿意买单,从而让平台的内容停留在简单、娱乐化的层面。

 

2)重度交互,让老师参与到监督和管理中来。

 

这样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学习效果,但不是需要支付较高的、不亚于线下的课程费用,就是让老师的工作强度加重,要不断互动来集中学生的注意力,甚至还要免费帮“拉新”。

 

这也是这次学校老师与学生纷纷给App打出“差评”的原因。

 

2. 虚幻的B端

 

有人会说,既然C端只是一个讲给资本“画饼充饥”的流量故事,那么直接与B端进行勾兑呢?

 

to B的生意也有两种模式:

 

一种是直接与拥有采购决定权的区域教育主管部门合作,打造有针对性、高质量的课程体系。

 

但需要注意的是:

 

教育产品是非标品。即幼儿教育、K12、成人教育等的体系都各不相同,而当前国内对网络学习的接受度,还远没有达到支撑那么多线上教育平台的程度;并且也对平台的课程开发定制能力提出了一定的挑战,自然也就不足以支撑面向B端需求的优质内容产品研发。

 

另一种则是平台作为技术服务商,只提供线上授课渠道及支撑技术,类似于此次频繁出现在师生当中的“钉钉”。

 

实际上,《教育法》中已经增加了“推进教育信息化,加快教育信息基础设施建设,利用信息技术促进优质教育资源普及共享,提高教育教学水平和教育管理水平”的诉求。

 

那么,政府教育机构能否成为在线教育平台的新机会?

 

这里就需要先解答一个疑惑:如果线上教育平台“工具SaaS化”,那么“去教育”之后它如何与BAT这样强大的技术工具支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