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,就免费赠送域名与空间,咨询热线:18686868686当前位置: 全讯网 > 建站知识 > 网站建设知识 >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:18686868686
E-mail:admin@qxw.xzz56_com
地址: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郑上路82号(西四环立交)

一个假新闻写作者的自白:我也很惭愧,可是为

作者/整理:全讯网 来源:互联网 2019-04-13

创意.jpg

图片来源图虫:已授站长之家使用

注:本文为腾讯传媒全媒派(ID:quanmeipai)原创,未经原作者允许,请勿转载。

圣诞节当天,当人们都坐在家中一边饮着蛋酒一边观看《虎胆龙威》,我却不得不守在制造标题党新闻的办公室内加班。我们的办公室由仓库改造而成,屋内凌乱地摆放着许多MacBook笔记本、乒乓球桌、游戏手柄以及找我们推广产品的公司寄来的赠品。办公区内酒水完备,目的是鼓励大家尽可能地留下来加班。

今天有四位编辑值晚班,由于是圣诞节,每个人都感到一丝不快,捧着酒瓶痛饮。我们发表了一篇约 300 词的博文,内容尖酸刻薄,题为“关于坎耶·维斯特不可思议的五件事,第四件事令人震惊”。然而,并没有很多人阅读,人们正与亲友们享受美好假期,没有闲工夫顾及网上毫无营养的文章。

要在我们公司工作,必须脸皮够厚。每位编辑每周工作五天,每天要发表八篇文章。要是你的文章没有达到足够阅读量,就会被领导叫去谈话:“瞧,你做得还不够好。如果你做不好这份工作,自有人顶替你的位置。”这种事很常见,因此工作气氛十分紧张。

本期全媒派(ID:quanmeipai)带你走进假新闻背后的故事,揭开假新闻制造者纠结的内心世界。

坚守初心还是向现实低头

我们的办公桌前有一个大屏幕,网站的访客量在大屏幕上实时更新。我们不断产出新的文章,一刻也不能懈怠。每十分钟,我们就会发表一篇东拼西凑而成的毫无干货的文章,一年 365 天,天天如此。

你可能会感到疑惑:为什么这么多公司都开始发布这类“标题党”文章?为什么他们不创作一些有价值的文章?事实上,如果老老实实地写作,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点击量。如果没有足够的点击量,编辑们就要下岗。

大概因为是圣诞节,屏幕上的数据惨不忍睹。每当出现这种情况,我们的老板就会说:“这样下去广告商们要来找麻烦了。”

“去他妈的,我们要翻盘。”一位同事气急败坏地说。很快,我们创作出一篇描述一位男子爱情故事的小黄文。文章发表后,我们的访问量迅速飙升。该文章在网上迅速传播开来,但第二天就淹没在世界各地的主流媒体平台发布的新闻浪潮中。老实说,我感到有些可笑。

此前,我当过好几年的自由作者。在那时,我的工作还算体面,我会认真对待每一份署着我名字的文章。尽管每天我要花上大量时间做研究,写作,核对事实以及采访,但自由撰稿的工作仍不足以让我在大城市维持生计。为了养活自己,我开始将自己的工作时间分成两半,一半用来创作有价值的作品,另一半则用来编辑虚假新闻。

我知道这很可耻,每当我创作出一篇值得一读的作品的同时,也产出了五篇毫无价值的文章。我不忍直视这些文章。那时,我告诉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谋生,为了财务自由后我能去关注和评论我认为有价值的议题。回首看来,我当时的想法真是自负且矛盾。但是,这也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。

传播虚假新闻的原因有很多,包括涉及到政治利益以及用其为某些可恶的政治议题助势。传播广告是另一个主要的动机。广告无所不在,它强有力地控制着各大媒体的传播内容,占领着我们的社交平台。这些发布标题党文章的网页想要尽可能地吸引人们的眼球,因为它们通过网页文案旁的广告盈利。赞助商和广告商们还有办法通过更有害的方式扭曲社论,而自公共社交媒体出现以来,这类情况就屡见不鲜。

锐舞遭遇

某主流音乐杂志曾让我采访一位商业电子舞曲DJ,并报道他冠名支持的一次锐舞派对(Rave)。尽管派对宣传者坚称此次锐舞是一次“秘密活动”,但实际上该派对有一个背景强硬赞助商——打着能量饮料公司的幌子,实则是 Spiral Tribe。

我去参加了派对。派对上人山人海,根本没有跳舞的空间。派对气氛微妙,80%的狂欢者都不停地盯着手机屏幕,编辑社交软件动态。我联系编辑,问他是否需要以被赞助的口吻报道,他回复称,“不,要一篇真实的报道。”

在我提交报道之前,活动公关人员大费口舌与我周旋,想说服我在提交文章之前先给他们审阅一遍。对于任何一个自重的记者来说,这绝对是不可能的,因为这涉及到版权问题。他们不断暗示我应该加入什么内容,应该怎么写。他们要求读读我的文章,顺便给我“提提意见”。我内心是拒绝的:没门,滚吧。

那位DJ的经纪人对我“面试”了近一个小时,才答应让我采访。在采访开始前,他让我足足等了八个小时,接着他又延期了。整整折腾了四次,我最终以电话采访到了DJ本人。在编辑这次“秘密派对”的报道时,我没有给他们面子。我已习惯与各类公关人员周旋,尽管他们令人生厌,我也尽力让自己保持客观。